第四百零七章 开心小和尚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第百你当玄煞魔炎爆如此好炼制吗。零章”南宫炎被气笑了,开心twoqueenhottubsuitesoaringeaglecasino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5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twoqueenhottubsuitesoaringeaglecasino“这颗我没收了,小和以后你身上只能存放三颗。第百”

    “不嘛!零章这颗玄煞魔炎爆是开心人家的,爹爹你自己当初给我用的小和,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。第百”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能这样用啊,零章拿一颗玄煞魔炎爆就为了对付一个化神初期的开心小人物,这纯属大大的小和浪费,爹爹心疼的第百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零章那老丑怪要杀我,人家才元婴期怎么打得过他。开心”

    不远处,树下。

    “只能带三颗玄煞魔炎爆?”陈峰翻了个白眼,人比人气死人,自己拼死拼活要杀进前三才能获得一颗,这小魔女不用参加比赛,就有好几颗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叫什么名字?”这时,南宫炎也注意到了陈峰,忽然问道。他在仔细打量着陈峰,之前比赛上虽然也知道陈峰就是黑衣小子,但也仅仅远远的看几眼。

    “晚辈姓陈名峰!”陈峰恭敬道,此时那股yin冷气流已经被五鬼吞噬掉了,他伤势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本名就是陈峰?”南宫炎突然目光一动,眼神直视陈峰,看着他的脸,道:“你可会使用飞刀?”

    “飞刀?”陈峰不由一怔,有点莫名其妙,这南宫宗主怎么会忽然问这个。

    “爹爹,他又不是飞刀门的人,怎么会用飞刀,你要找用飞刀的高手,直接找飞刀门不就行了。大黑好像是,那个毒什么宗,twoqueenhottubsuitesoaringeaglecasino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5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twoqueenhottubsuitesoaringeaglecasino嗯,对,是毒魔宗的弟子。”南宫火儿c嘴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从没使用过飞刀。”陈峰答道。尽管心中疑惑,但还是要如实回答的。

    听了陈峰的回答,南宫炎眼神透露出一股失望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干嘛问他会不会飞刀呀?”南宫火儿美目波光流转,感觉到了一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这小家伙的样貌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。”南宫炎沉重地叹了口气,神sè有些伤感颓然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的,大千世界,人口万亿。这世上相像的人可多了。”南宫火儿叽叽喳喳道:“对了,爹爹,你那故人是谁呀。”

    南宫炎没有回答,只是摇头叹息着,心情似乎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你说说,说说又没事,人家很好奇呢。”南宫火儿可不依,缠着南宫炎不放。

    南宫炎苦笑不已,这丫头真是被自己宠坏了。

    “唉,他是我们魔道的一个天骄人物!可惜陨落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炎沉重道了声,直接瞬移离开了。

    断肠山脉,怨鬼宗内。

    怨鬼宗坐落于一片茂密的树林中,这里古木参天,枝枝叶叶团团如盖。整片树林宛如一把张开的巨伞,遮天蔽ri。

    林中光线yin暗,鬼气森森,散发着腐烂的气息。诸多建筑遍布其中,还有不少黑森森的地底dx,点缀其间。

    此刻,某个地x中。

    “怨灵珠收集了几颗了!”黑暗中响起一声沙哑尖锐的声音,如夜鹰啼哭,难听无比。

    “回师尊,已经有两颗了。第三颗还在储存怨气,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成型了。”怨鬼宗宗主鬼太郎神sè恭敬无比,甚至带有些掐媚奉承。

    “恩,抓紧时间。那些凡人散发的怨气太少,效率太低,多抓些修真者。”黑暗中,那声音微微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师尊说的对,弟子一定照办。”鬼太郎连忙惶恐道,畏惧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宗主!大事不好了。宗主!命简碎了,命简碎了啊!”地x外传来一声惊慌的大叫声,一名怨鬼宗弟子跌跌撞撞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谁让你进来的!”鬼太郎厉喝道,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宗主,不是弟子鲁莽,而是出大事了。大长老的灵魂命简碎了。”那名怨鬼宗弟子跪在地上惊慌道。

    灵魂命简,是一种特殊的玉做成的,可以储存灵魂气息。人的灵魂气息储存一丝在灵魂命简中,一旦这个人死了,灵魂消散了,即使相隔万里,他的灵魂命简也会破碎;反之,如果灵魂命简一旦破碎,那么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死了。在修真界,有实力有地位的修真者,宗派通常都会给他准备一个灵魂命简,人在外,灵魂命简则留在宗内的嗣堂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的命简碎了?大哥死了?”鬼太郎怔了怔,随即怒道:“你胡说,大长老带队去火云山脉参加修真大会,又不是与人厮杀。他的灵魂命简怎么可能会碎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小的怎么可能有胆骗宗主。”那怨鬼宗弟子连忙道:“小的负责看管嗣堂,刚才只听‘砰’的一声,那嗣堂内的一个命简就碎了。小的连忙去找最近的四长老,一同看下,确认是大长老的命简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死了?大哥真的死了?”鬼太郎喃喃道,忽然‘噗通’一声,跪在了地上,朝着地x黑暗深处,哭诉道:“师尊,你一定要替我大哥报仇啊!”

    黑暗中一片沉默,没有出声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那名负责通报消息的怨鬼宗弟子畏惧的朝里面深处看了看,疑惑不解,“奇怪了,本宗不是宗主最大吗?宗主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师尊了?”

    “师尊啊!”鬼太郎嚎啕大哭,“我兄弟二人虽然只是你的记名弟子,但请你念在我们数千年来任劳任怨,为您效犬马之劳的份上,帮我一次,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地x深处忽然刮来一股yin风,地d内尘沙飞扬,带着难闻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名负责通报消息的怨鬼宗弟子惨叫一声,被yin风卷中,直接化为了一团浓浓的血雾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鬼太郎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暗道自己太鲁莽了。只是实在是报仇心切,鬼太犬、鬼太郎两兄弟当初一同踏入修真界,有着很深的感情。忽然听到兄长被人杀死,一时间被仇恨蒙蔽的双眼。如今想想就有些恐惧,师尊是何等人物!动一动手指头就可以将自己捏死,怎么可能让他为自己做事。

    “麻烦!”死寂的黑暗深处终于响起了一道声音。“找出凶手,地仙地魔之下,为你除去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,多谢师尊!”鬼太郎大喜过望。只要师尊肯出手。那么凶手定然伏诛。

    在鬼太郎看来,他大哥鬼太犬应该不会蠢到去得罪地仙地魔,地仙地魔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一个小小的化神初期。既然不是地仙地魔,就算凶手是化神巅峰也得死。

    清晨,天sè大亮。

    四面高峰喧哗热闹。第三场擂台开始了,六十四人进三十二。这已经是修真大会正式开始的第三天了。四面高峰人影重重,人数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越来越多的修真者从各处赶来观看。

    二十二号擂台上,酒r飘香。

    “咕嘟!”陈峰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,看着对面海吃海喝的型尚,不由哭笑不得。他很早就注意到这型尚了,只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他。

    型尚只有六七岁的模样,身披黄sè小袈裟,脸庞r嘟嘟的。憨态可掬。只是他此时的动作却相当凶残,只见他左手小j翅,右手大j腿,吃得满嘴流油。时不时还抱起地上的一坛果酒美美地喝上一小口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小僧法号开心,吃的开心,喝得开心,吃吃喝喝,开开心心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型尚终于吃完了手中的j翅j腿,喝干了地上的那坛果酒。站了起来。他宝相庄严,双手合十,朗声说道:“施主你呢?”

    “毒魔宗,陈峰!”陈峰拱手笑道:“型尚。你怎么不继续吃了?”

    “呃,我还可以吃呀?”型尚小脸一喜,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陈峰不由一愣,“你不是每场比赛都从开场吃到结束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”型尚沮丧道:“你实力比那些他们强多了,小僧要是边吃边打,肯定输。”

    “哎!我的j腿呀!”

    “唉!我的美酒呀!”型尚边擦着口水。边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那开始战斗,早点结束,你就可以早点吃喝了。”陈峰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型尚双眼一亮,“接着一招金刚伏魔拳!”他紧握双拳,拳指间爆发出道道金光,给他的小拳头镀上了一层金sè的光彩,如金刚铁拳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!”型尚双脚踏动地面,身姿矫健,如一头黄金狂狮幼崽,腾空跃起,一拳砸向陈峰。

    陈峰双目凝重,他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型尚,六七岁就能有如此实力,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,妖孽中的妖孽。很多人都在怀疑他是不是传说中的佛陀转世。

    毒元力澎湃而出,在前方形成了一个黑sè八卦。

    “嘭!”黑sè八卦在金光伏魔拳之下寸寸碎裂,型尚去势无阻,拳头依旧朝陈峰砸来。

    陈峰目光一动,握爪成拳,右拳迎向型尚的金刚伏魔拳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擂台赛风雷大作,罡风阵阵,金sè与黑sè两种澎湃的能量爆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!”

    两个都接连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你好厉害哇!”型尚惊讶道,他后退了四步。

    陈峰脸sè一板,“型尚,你在嘲笑我么?”因为陈峰后退了四步半。自己服用了神秘石钟ru,单纯的修为,可以跟分灵初期相比,可是型尚却比自己还强,陈峰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出家人不打诳语,小僧说的是真的,金刚伏魔拳拥有强大的力量优势。”开心型尚眨了眨眼道:“一般他们和小僧对上一拳,都是直接被轰下擂台的,有个大胖子,力量很强大,也差点摔下擂台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陈峰点了点头,笑道:“我最擅长的可不是力量,你最擅长的力量却占不了多大便宜,型尚你要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我还有绝招。”型尚扬起头道。

    “看我金刚伏魔拳。”型尚大喝一声,再次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峰不由一愣,“还是这招啊!”

    “金刚伏魔拳!”“嗨,金刚伏魔拳”

    “嘿,金刚伏魔拳!”

    陈峰彻底无语了,这型尚用来用去,只会一招金刚伏魔拳。陈峰同他对拼了几拳,便不打算硬碰硬了。采取了游斗的方式,占着八卦遁灵活快速,直接躲过了型尚的金刚伏魔拳。而后乌芒爪乘势击出,指爪如钩,抓向型尚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哼哈,金刚不灭体!”型尚声音嫩稚,一声大喝,浑身绽放出道道金光。

    “铛!”一声金铁交鸣声,陈峰感觉自己乌芒爪像是敲在了坚硬的铁疙瘩上,震得右手发麻。

    “嘿嘿,感觉如何?”开心型尚开心地笑道:“金刚不灭体,防御堪比龟壳。师傅只教我这两招,他说只要这两招就可以杀进前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厉害的神通,而且还不消耗真元力。”陈峰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要消耗佛元力的,而且还消耗挺大的。”型尚纠正陈峰的话,愤愤道:“我师傅就是个吃货加笨蛋,他就不会创出一个不用消耗佛元力的神通。”开心型尚相当不满。

    陈峰顿时乐了,这型尚还真是六七岁的孝童,他根本没听出来,自己在套他的话。咳咳,虽然有点可耻。

    既然要消耗巨大的真元力,陈峰就有办法破他的金刚不灭体了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道九幽毒龙指激了开心型尚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登时,“铛!”的一声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“唔,肚子有点疼!”型尚眉头一皱,拔腿就向陈峰冲了过来,他的速度极快,如一道金sè的幻影。

    好在陈峰有八卦遁,速度比他还要快,脚踏八卦遁,躲过了他的追击。

    而后,

    “咻!”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一道道九幽毒龙指破空而去,打在了型尚金刚不坏体之上,冒出一串串火花。

    九幽毒龙指打在金刚不坏体上,并没有马上消失,仅仅缩小了一点。盘旋一圈后,又继续打在了型尚身上。

    十数道九幽毒龙指对着型尚进行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“铛铛铛!”“铛铛!”

    宛如金铁交击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型尚维持着金刚不坏体,一直追着陈峰。只是陈峰一直绕着擂台跑,他速度又不如陈峰,根本追不上。被九幽毒龙指打得嗷嗷痛叫。(未完待续。)
世界秩序の行方
上一篇:中国和洪都拉斯建交现场画面
下一篇:中国体育公司2020年市值榜:西王食品排名第11位本站